仅5个月 茶颜悦色深圳撤店!开始营业时数万人排队 代购费炒到500元

时间:2021-09-18 12:50       来源: www.lwtjw.com

“外面的世界没想象中那样美好”。

9月15日,网络红人奶茶品牌茶颜悦色在其公众号上正式官宣——告别深圳!

要知晓,今年4月2日开始营业后,茶颜悦色在深圳的快闪店曾“引燃”了深圳,引发数万人排队买奶茶,“黄牛”代购费高达500元,当日,连交警都出来对部分道路采取交通管制手段。

茶颜悦色走了,深圳文和友如何解决

9月15日,茶颜悦色的快闪店官宣正式告别深圳。

曾吸引数万人排队

4月2日网络红人餐饮店“茶颜悦色”快闪店初次登陆深圳时,不少青年顶着30度的高温排队买奶茶,黄牛代购一杯奶茶的开价高达200至500元人民币不等。在开始营业当天上午,还有代购拿着茶颜悦色饮品对着深圳文和友门外排长队的人叫卖,价格500元一杯。

甚至当时有人为了喝一杯茶颜悦色奶茶,已经排队超6小时。

图片出处:中信建投研报

应该注意的是,现在新式茶饮品牌已经与资本市场联系在了一块。新式茶饮品牌背后,总是都有知名资金的支持。以茶颜悦色为例,2021年7月,茶颜悦色与由雷军担任董事长的顺为资本进行了股权筹资,8月,又宣布完成由元生资本、网站源码资本参与的A轮筹资。另外,2021年8月,茶颜悦色的运营主体湖南茶悦餐饮管理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苏州元初资金投入合伙企业成为新增股东,持股比率为6.32%。查阅苏州元初资金投入的股权结构发现,其股东之一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资金投入管理公司。这一消息曾被媒体解析为“阿里间接资金投入茶颜悦色”。

对于现在各大新式茶饮品牌的角逐,据中国证券报,中信建投表示,筹资步伐的加快让新式茶饮角逐壁垒加速形成,高档市场的喜茶、奈雪的茶已在一线城市完成了初步布局,将来应持续关注小店模式在社区与商务区的扩张进度。中端市场的茶颜悦色、古茗等品牌具备强烈的地方文化特点,能否顺利达成全国化与标准化,是其将来进一步打开市场的重要。低端市场的蜜雪冰城聚焦大众消费市场,依托强大提供链优势代理规模持续扩大,同店运营效率值得关注。

图片出处:深圳报业视频截图

当时一度热门到深圳交警发文,“请市民朋友绿色出行。”有人更是调侃称,坐个高铁去长沙都比排队快多了。

据中国证券报此前报道,因为入驻文和友的茶颜悦色人气爆棚,文和友小程序取号界面显示,高峰时段排队超越5万桌。

茶颜悦色此前还通过官方微博表示,此排号数不是购买奶茶的排队人数,而是深圳文和友的桌号排到这个数。茶颜悦色并表示,天气炎热,大伙做好疫情防范手段,错峰来深圳文和友玩。

然而据证券时报实地探店时发现,多位正在排队的消费者表示,自己来深圳文和友的最主要为了为了“网络红人茶饮”茶颜悦色。

茶颜悦色获雷军顺为资本资金投入

券商:新式茶饮规模将超2000亿元

据悉,茶颜悦色是湖南长沙的网络红人新茶饮品牌,诞生于2013年12月28日,起步于长沙一家不到30平米的小店铺。现在仅在长沙、武汉、常德三个城市门店经营。本次深圳快闪店可能可以视作茶颜悦色进军一线城市的尝试。

据中国证券报报道,新浪科技消息,茶颜悦色内部人士称,进驻一线城市的高店铺成本和提供链问题,易伤及品牌定位,因此强化了暂不进入一线城市的想法。

从青年对新式茶饮的大力追捧,就能知晓新式茶饮是一门多好的业务。

中信建投预测,2030年国内现制茶饮市场规模将达到约3500亿元。依据行业内有关信息综合判断,2025年现制茶饮市场规模达2000亿-2500亿元,2025-2030年市场规模CAGR约12%。

现在,新式茶饮分为3个梯队,一是高档品牌,以喜茶、奈雪的茶为代表;二是中端品牌,多数是地区性品牌,以茶颜悦色、沪上阿姨等为代表;三是低端品牌,以蜜雪冰城等为代表。

图片出处:公众号截图

9月15日晚,茶颜悦色官方微博也发文称:“今天是大家深圳快闪店在深圳文和友的最后一夜。”茶颜悦色一直是深圳文和友的“流量担当”,它离开的消息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。

图片出处:微博截图

有当地消费者在听说茶颜悦色马上撤店后,纷纷抢号购买;靠倒卖奶茶的黄牛们愈加卖力,不放过最后的“掘金”机会;而一些文和友的企业则有的担心,在他们看来,茶颜悦色的离开可能会致使深圳文和友的客流量下滑,从而影响到我们的业务。

事实上,茶颜悦色本计划7月就撤离深圳,但6月中旬,其在官方公众号宣布,这两家快闪店延期营业至9月15日。究其缘由,曾有业内人士向媒体表示,6月初深圳遭遇疫情后,文和友的客流量遭到较大的影响,在与文和友商量后,茶颜悦色才决定延期退出。“这几个长沙兄弟餐饮品牌的关系很好,一直都是相互扶持。”

另有消息称,文和友已经与另外两家长沙网络红人品牌洽谈,期望在茶颜悦色撤离后,将它们引入深圳。

长沙的当地网络红人餐饮品牌已经成为目前其最具流量的城市IP。在业内的剖析中,这部分品牌的成长路径,与长沙独特的商业环境密不可分。

也因此,茶颜悦色的开创者吕良一度非常抗拒向外扩张,他曾坦言,对品控、组织能力还有提供链在出去之后跟不上的担心,并表示,“外面的世界没想象中那样美好”。现在,除去常德和武汉的寥寥几家,茶颜悦色其余新店都在长沙。

和守旧作战的茶颜悦色相比,文和友的“野心”要大不少,扩张的路线也更偏重于广州、深圳等一线城市。只不过和在长沙的热门相比,广深的文和友一度传出客流变少、企业撤离的消息。

有人把这归结为“文和友是长沙品牌”的烙印已经刻在消费者心中,在长沙打卡的文和友才是“合法”文和友,而在深圳打卡文和友,就看上去有的不伦不类。

对于深圳文和友来讲,靠长沙的网络红人品牌“输血”一直不是长久之计。以打造场景“复刻回忆”起家的文和友在深圳的更大难点是,怎么样在这座移民城市里,找到情怀上的共鸣,诠释好深圳故事。

图片出处:公众号截图

9月15日,茶颜悦色公众号上发布的告别文阅读量也达到10万+,足可见茶颜悦色在青年心中的分量。有人称:“茶颜悦色离开深圳后,我发誓不再为喝奶茶排队了”;更有不少人在评论中写“小作文”表达了不舍之情。

« 上一篇:“神十二”3名航天员安全顺利出舱
» 下一篇:没有了